未分類

潘多拉魔盒:热带地区的都市化~传染病的历史

通过了解病毒的扩散,也许能够对此次新冠病毒的今后有所启发。

曾经在全球热销的《枪炮、病毒与钢铁》一书,指出了病菌对人类历史的重大影响

整个近代史上人类的主要杀手是各种传染病,因此有很多由病菌决定人类社会发展史的情况。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战争受害者死于战争引起的疾病比死于战斗创伤的要多。所有那些为伟大的将军们歌功颂德的军事史对于一个令人泄气的事实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这个事实就是:过去战争中的胜利者并不总是那些拥有最优秀的将军和最精良武器的军队,而常常不过是那些携带有可以传染给病人的最可怕的病菌。

贾雷德·戴蒙德《枪炮、病毒与钢铁》第十一章 牲畜的致命礼物

南丁格尔对世界的贡献之一,是收集统计了战争中军士的死因。根据这个统计,比起因为战斗中受伤过重死亡,军士死亡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感染疾病。因此她向政治家和军方提出“如果不想因为战争而失去大量的国民,请在战场设置卫生的医院“。

与贾雷德·戴蒙德在书中指出,病菌能在人类社会大量繁殖的最大理由是,发展农业生产从而引起的都市化(人口密度的稠密化),以及蓄养群居性动物。两者都是个体的密集,为病菌繁殖提供了条件。

以这个观点来看这次的新冠病毒的事例,可以看到最初的事发地是中国武汉这一点。我们知道,除了武汉有病毒研究所,武汉所在的湖北省处于亚热带,夏季高温多雨。武汉素来有“中国三大火炉城市“之称(另外两个城市是重庆和南京)。至此之前的文明都市大部分都是在寒冷的地带,大多在北方的国度。欧洲和北美是这样,而东京是在温带。而近来包含东南亚、印度的亚热带及热带的地区都得到发展。

从生物多样性的观点看,虽然还不是定论,但是在一般认知上,绝大部分的生物在低纬度地区(热带)比在高纬度地区(寒带、温带)的种类数量要多。我们以认同这个说法的立场来看,热带·亚热带地区的都市化和这些地区的国际化接触,对于世界来说也许会变成潘多拉魔盒。例如深圳(广东省)从只有3万人口的小渔村发展到人口1,300万的都市,只用了短短的3、40年。综合考虑温暖的气候带来的生物多样性,过密化的人口以及家畜,加上多数的传染病原由动物发展的几点,今后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对于疫学来说是一个重大课题。

西班牙流感起源于美国军营,通过第一次世界大战被军士带向欧洲,因而扩散到全世界。南美的印加帝国和阿兹特克帝国覆灭的直接原因是西班牙人带来的天花病毒。人类的移动常常引起新的病菌流行,此次新冠病毒也是“曾经走过的路”。因此,我们必须要面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和国际化带来的这一课题。

-未分類

© 2021 MindSeeds Journal 从东亚看世界 Powered by AFFINGER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