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学中应学习的东西~自己的渺小及学问的累积

日本正在讨论将学校的开学时间由原来的4月份改为9月份。

关于这个议题在这里不做深入讨论。只是由这个议题想到了我自己从乡下到东京的大学,大学生活中我到底学到了什么。

大一的课程一开始都是在大教室里听讲,有时会因为实在感觉太无聊从而对大学的幻想破灭,有时也会遇到很有趣的老师。我所就读的是法学部,在木庭显老师的罗马法的课上,他说:“我的书虽然现在不能被理解,但是千年后的学者会把它评价为古典吧。”(同时还说“大家如果在实际业务中想着稍微偷懒的话,可是会连屁毛都被拔出来的哦”,很有意思)。像近代法制史的和仁阳老师,关于他有各种各样的逸闻(比如说,他和夫人一起看意大利歌剧的时候,会突然跟着一起唱。夫人问他:“原来你是会说意大利语的吗”他回答说“你和我一起听了这么多歌剧,居然连意大利语都不懂吗?”当然这个故事的真伪我们无从得知。我还曾与和仁老师单独去吃过饭,受到了老师很多的照顾)。

读大学的好处之一是可以蹭课。高中时读过一本叫《拉丁文的故事》的书,因此我偷偷潜入作者逸身喜一郎老师的研究班里蹭课(现在还记得是希腊悲剧的原文讲读课,讲的应该是欧里庇得斯的《阿尔刻提斯》)。在说到出现好喝的红酒的场景时,老师说“说是喝葡萄酒,其实是2000年前的事了,所以当时的红酒并不像现在这样的浓郁。”

还有,我曾听了土田龙太郎老师的梵语讲座一年,这也成为了我美好的回忆。法学部的研究班都是民法、刑法、国际法、政治学之类的东西,而文学部学生的对话是“今天参加维摩经的研究班吗?”或者“会参加法华经的研究班吗?”之类的,对于法学部的学生来说,已经是不知道在说什么的专业用语的连发。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一种文化冲击,令我感到相当的开心。在上课的时候,土屋老师用独特的嘹亮声音说:“在这里,拉马一根一根地砍掉敌人的手,敌人的手也在一个接一个地重生,等等。”大家都拼命地记笔记。这种情景对于法学部的学生来说像是异次元的光景,非常有趣(之后,我和土田老师进行了贺年卡的交换,也构筑了良好的关系)。

大学时代的我也经常徘徊于大学图书馆的书库,在里面度过了愉快的时光。在书库中发现过一本《熊野方言的研究》(应该是这个名字,没有记错的话),一共10卷,完全没有被借阅过。1年级的时候(愚蠢的)想着“还有这样的研究啊,哼”,等到在硕士课程上写论文的时再次看到《熊野方言的研究》时,我非常感动:“竟然有人的研究这么优秀。”(也许仅仅是从这个变化,上大学的价值就已经体现出来了。)这样的研究一个一个地重叠在一起的同时,人类的文化也在不断发展。也在这样的切实感受中,站在图书馆庞大的文献前,体验到了真实的绝望感。还有,尽管大学前有很多旧书店,不管哪本书都知道书名,也有兴趣,但是在大学呆了4年6年却完全没有买来读过,想起这样的事实也觉得愕然和绝望。

我在我的大学生涯中已经足够努力学习了。但是,果然有时候还是会想如果当时更加努力一点,是不是可以学到更多知识了呢。能够接触到这种深奥的地方,才是读大学的最大的收获吧。知道了在历史中,自己的渺小,知道了学问的广阔,这是我对于大学的回忆。

虽然有人说9月入学的话能对接全球,让留学更方便,但我觉得这是没留学过的人的妄想。大学的魅力在于那所大学的学术水平,在于充满魅力的教授阵容。提高这一点才是大学改革的正题,才是能增强国力的方法。

-未分類

© 2021 MindSeeds Journal 从东亚看世界 Powered by AFFINGER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