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在这次旅行中,第一次见到了地平线和水平线”~世界上所有的法则,会根据体验完成最后的磨练。

著名“光之教堂”的设计师是建筑家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没有接受过大学等专门的建筑学教育,是在建筑公司打工积累经验,通过自学而成为建筑家的,是一个特别的人。

他原本是一名职业拳击手,在某次参观原田政彦的拳击练习时被深深的震撼,觉得自己终究无法超越原田的他决定放弃拳击。(安藤忠雄《建筑家安藤忠雄》P.39)

而后,安藤因喜欢手工制作而立志成为建筑家。在他24岁的时候,日本开放了海外渡航限制,他立刻决定去欧洲旅行。在当时,既没有旅游攻略,也没有观光手册,周围也没有去过海外的人。(当时的汇率还是1美元=360日元)

最终,我对西欧的未知的好奇心胜过了对旅行的担忧。

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建筑的历史就是希腊,罗马等古典建筑发展成如今西欧建筑的历史。

照片里的西欧建筑物,对细节非常的重视。相比与日本建筑的自然和一体化,西欧建筑显得更具力量。

为了更真切地了解这力量的来源,我选择了去往当地,通过自己的眼睛来学习。

安藤忠雄《建筑家安藤忠雄》P.52

从横滨到莫斯科,横断欧洲直至西班牙,而后从马赛进入南非的开普敦,途径印度,菲律宾,最终回到日本。这段旅程花费了安藤7个月的时间。

安藤在欧洲参观各种各样建筑的时候,浏览了很多勒·柯布西耶的作品。安藤非常想见到勒·柯布西耶本人,但未能如愿。因为在他抵达巴黎的几周前,勒·柯布西耶已经与世长辞。所有的这些经历,都是成就安藤的宝贵而厚重的经验。

通过抽象的语言而学习的知识,与实际体验而学习的知识虽然是同一知识,但其深度却完全不同。

我在这次旅行中,第一次见到了地平线和水平线。

从哈巴洛夫斯克到莫斯科,西伯利亚铁道上的150小时,从车窗只能看到绵延不绝的平原。

在横渡印度洋的船上,所体验到的则是四周只有海洋的空间。

现在的人们通过航空技术来进行各地移动,因此无法真实的看到那种地球的姿态,也无法切身体会到那种感动。

我最后到达的是印度,那里拥有独特的香气与炙热的太阳。人的生与死浑沌一体,在那里我受到了足以改变我人生观的冲击。

就在恒河沐浴的印度人的一旁,被火葬的印度人尸体在河中流荡。我才明白了自己是多麽渺小的一个存在。

到底什么是活着。

在我告诉祖母我决心去往欧洲的时候,祖母对我说道,“金钱并不是要用来储备的东西,金钱要在自己身上花费掉才会真正具有价值。”这句话带给我无比的力量。

所以在那之后,一直到我拥有自己事务所之前的四年间,只要攒够了钱,我就会踏上旅途周游世界。

就像祖母说的一样,20岁的我的旅途的记忆,成为了我一生之中最宝贵的财富。

安藤忠雄《建筑家安藤忠雄》PP.56-57

“世界上所有的法则,会根据体验完成最后的磨练”。这是下村湖人曾经说过的话(下村湖人『为了青年的思索』)。

凡事都需要自己体验。需要闻过当地的香味。需要自己做出决断。向外迈出一步必然需要勇气,而迈出这一步的体验将会磨练你自己的感性,会丰富你自己的人生。

对于最近经常说的“主体性”这一词汇,可能有人会有违和感。主体性是需要自己来思考,自己来判断的过程,是一个非常消耗体力的东西。同样的,让别人参与同一件事也需要相当的勇气吧。但如果不去做,有些东西你将永远无从得知。

要拥有迈出一步的勇气,拥有由自己开始行动的勇气。无论周围如何,我们都要学会自己思考,自己行动。

-未分類

© 2021 MindSeeds Journal 从东亚看世界 Powered by AFFINGER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