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是配角”~关于领导力的一点考量

在人生的舞台上,人们总是习惯的认为自己是主角,而他人全部都是舞台上的配角。因此当达成了某些成就后,就会自然而然的归功于自己。反之当遭遇失败的时候,会觉得“这不是我的错”“我没有错”。这次的关于新冠疫情的骚动也正是如此。

远藤周作写过一篇名为《我是配角》的随笔。

日本戏剧(芝居)中有一种配角。

配角,在主角旁边为了主角存在的角色。配角的工作是与主角一起表演戏剧,作为主角的辅助,是衬托主角的存在。

可能会有人说“这谁都知道啊。”请别急着生气。大家都知道的东西,我为什么要特意写出来呢?因为我们常常将自己当作各自人生的主角。

的确,不论是谁,都是自己的人生舞台上的主角。而在自己的人生中登场的他人,都是各种场合中作为配角的存在。

不过稍稍将手放在胸口反省一下,在各自人生中作为主角存在的我们,也是他人的人生中的配角。

(略)

可能又会有人生气“这不是当然的吗。又说废话了。”

可是,人的悲哀正是往往忘记了这些理所当然的东西。

例如,我们常常忘记对于妻子的人生来说,我们的身份只是配角,却以主角的姿态来行动。

(略)

在难以入眠的夜晚,我常常想起已去世友人。我总会想,我也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配角啊,在他的人生中,我是一个好的配角吗?

当然,也会思考自己作为妻子的人生中的配角是否是个好的角色,之类之类。

如《十八史略·五帝》提到的鼓腹击壤“帝力何有于我哉”,以及淮南子的“夫有阴德者,必有阳报”(《人间训》),东洋的政治思想对于太明显露骨去彰显领导力的行为是避讳的。《孙子兵法》中说“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对于什么是真正的“胜利”有明确的论述。

日本的古事记中写到一位叫“少彦名”的神,是一位很小很小的小人神。虽然他小到肉眼都很难看见,但他也在很多地方劳动,帮助人们建造国家。因为少彦名太小了,人们看不到他,谁都不知道他的功劳。却也正是这样,人们对于少彦名的信仰越发的深厚。关于这一点,教育家阿部国治是这样说明的:

如果做了对他人非常有帮助的事情,而去要求表扬或者名誉。那么就算是做了好事,却无法成为真正的好事。这个故事非常强烈的主张了这一点。

《新释古事记传》第三集“少彦名“

我在专业指导下做过评估,我的“自我效能感”这一项上超出平均分很多。当时收到了这样的建议:

“自我效能感很高的人常常将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这样会打击下属/合作方的积极性,也可能会剥夺对方的可能性。所以建议你多将事情交给对方,多多表扬对方。”

“过于积极会使周围人感觉到疏离感。如果你尝试将事情交给别人去做,去表扬别人,周围的人会有成就感,也会更开心。”

这样的建议为我打开了新的大门。

在激烈变化的时代,对于领导力的要求更倾向于“能够指出方向性,带领大家向前”。但我常顾虑这种领导力是否是“善之善者”,是否欠缺了对下属的顾虑。

在难以入眠的夜晚,我常常想起已去世友人。我总会想,我也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配角啊,在他的人生中,我是一个好的配角吗?

大家又是怎么想的呢?

-未分類

© 2021 MindSeeds Journal 从东亚看世界 Powered by AFFINGER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