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统治基盘的动摇

《零国集团时代》的作者伊恩·布雷默所代表的欧亚集团会在每年的年初公布全球十大风险预测报告。2020年的发布内容以“操纵!谁统治美国(Rigged! Who governs the US)”为题,将美国国内政治列为头号风险。

曾遭到弹劾的特朗普总统将参加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特朗普被弹劾的理由是滥用权力干预选举,而裁判的结果也仅是53对47的微小差别。弹劾裁判的撤销代表着将没有对总统的限制手段。面对这样的结果,民众将会对之后的总统选举的公平性产生质疑,当大多数人无法接受选举结果,亲特朗普派和反特朗普派之间的代沟更会加深。接近人口一半数量的公众认为,即将到来的选举是被操纵(Rigged)的,对于统治的正当性持怀疑态度。而特朗普总统在至今为止的任期内,攻击中央银行,攻击法院,摧毁了既存统治的正当性。不过,正如“阿拉伯之春”告诉我们的一样,破坏很容易,但是要建立一个更为出色的机制来代替它是不容易的。

统治的正当性是极其重要的。如果对既存系统本身没有信赖的话,谁都不会去遵守那些规则。

在日本说来就是“养老金的支付真的能履行吗?”现在的老年人能拿到,但不能保证现在的年轻人也能拿到(或者支付年龄延长到75岁或80岁)。如果是这样,年轻人会按照养老金制度唯唯诺诺地支付社会保险费吗?如果税务局长没有纳税,人们会主动去纳税吗?对机制本身的信赖非常重要。

最近在日本,关于检察厅的人事问题成为了举国关注的问题。虽然行政政府(官邸)想比以前更加加强对检察厅高层人事的介入度,但是由于对新冠病毒的对策,国民越来越不信任政府,关于这个话题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

(另外,内阁对于检察官的高层人事拥有任命权,这个想法本身并没有问题。本次事件是对行政的不信任达到了峰值,因此在这个话题上一下子爆发出来。日本虽然受疫情灾害非常小,但是内阁的支持率却不断下降,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

检察厅的人事问题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处于漩涡中心的黑川检察长(有可能成为检察厅长官的人物)被爆出麻将赌博的新闻,因此事态急转直下黑川检察长辞职。因为他在新冠疫情的紧急事态宣言下,在自觉隔离期间与新闻记者进行麻将赌博。

日本刑法185条规定:“赌博者处以50万日元以下的罚金或罚款。但是,娱乐为主带有赌博性的行为,不在此限。”形式上即使只赌1日元,也成立赌博罪(实例上附注部份经常成为问题)。当然,这次黑川的麻将赌博也符合赌博罪的必要条件,应该直截了当地揭发和起诉。原本作为准司法组织被赋予高度独立性的检察官,在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的情况下却仍然赌博,这本身在社会上是不被允许的(当然因为时机太过恰好,证言也完全一致,反而让人觉得是不是中了圈套。)

只是这个事实已经足以让人对检察官失去信任。这次法务省做出的处分不是“惩戒免职”而是“训告”。根据刑事局长的说法,这次的赌注率是被称为“点Pin”(计1000点为100日元)的算法,“不一定算高额”。如果是这样的话,今后这种赌法将会被全面允许,和至今为止被揭发事实的基调就不符合了。而且原本在第一次安倍内阁的内阁会议中,决定麻将赌博属于赌博罪(详见2006年12月19日,铃木宗男议员对提问意见书的答辩),在行政的一贯性这一点上,安倍内阁的动摇也失去了可信度。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论语》泰伯)

此次疫情明显导致国民对安培政权失去了信赖。至今为止堆积的不信任感就像堤坝决堤,现在已经可以明显觉察出群众对政治表现出的不信任了。

-未分類

© 2021 MindSeeds Journal 从东亚看世界 Powered by AFFINGER5